• LTC009 迎接新世纪百元双连钞(康银阁装帧) 中邮网[集邮钱币邮票金银币收藏资讯]全球最大收藏品商城 2019-02-15
  • 2018贵州为实体经济企业降成本500多亿元 2019-02-10
  • 2018国家移民管理工作:检查出入境人员6.51亿人次 2019-02-03
  • 2018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 2019-02-03
  • 2018四季度基金重仓股集中度骤降 白马股被大幅卖出 2019-02-03
  • La lucha de China contra la pobreza 2019-02-02
  • LA CHINE AU PRéSENT 2019-02-02
  • La alegría del patinaje Spanish.xinhuanet.com 2019-02-02
  • 2018创业邦100未来领袖峰会暨创业邦年会在北京举行,“创新成长企业100强”等7大榜单即将出炉 2019-02-02
  • 2018全球移动市场排名 :超休闲品类制霸下载榜 2019-02-02
  • 2018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:华为第三iPhone压力山大2018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华为第三-手机行情 2019-02-02
  • 2018主流车市服务质量评价指数发布 2019-02-01
  • 2018中消协8大投诉热点:网购大件维权难 2019-02-01
  • 2018中国(横店)影视文化产业发展大会 2019-02-01
  • 2018全国网上群众工作高峰论坛 2019-02-01
  • 河池论坛

    搜索
    查看: 2049|回复: 0
   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    [文学] (散文)隔壁的小窗口

    [复制链接]

    速8娱乐 www.kulodao.com 19

    主题

    120

    帖子

    247

    积分

    初级会员

    Rank: 2Rank: 2

    积分
    247
    跳转到指定楼层
    1#
    发表于 2018-2-26 09:16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    隔壁的小窗口

        记得小时候,我家和隔壁家有一个碗口大的小窗口。窗虽然小,但却陪伴着我可怜的童年,护卫着我幼小的心灵,给我无限的期待和慰藉,使我久久不能忘怀。
    我家坐落在大山脚下。屋后,一块从山体里突出的巨石,比我的屋顶还高好多。石头上长着一棵大榕树。一条条畸形怪状的树根,狠狠地抱住那嶙峋的岩石。树叶和树果儿掉落进石头缝里,化作了乌黑的肥泥,长出了许许多多的叫不出名字的植物和果子。蜈蚣也在那儿安了家。树下阴森的可怕,就是独自在家,我也感到背后凉飕飕的?;购?,和我们隔壁还有一户人家,那家有位老爷爷,他老了不去干活,常常在家。每当风吹草动,感到害怕的时候,从隔壁的小窗子瞅瞅,见到爷爷那慈善的身影,我心里踏实了。
        我和隔壁家,中间隔一堵泥糊的墙,很旧很旧的。这类泥墙,我见大人们做过。先竖起几根杉木条,用楠竹篾把杉条绑定在横梁上,每一根相距两尺多,这是主骨架。接着,把竹子劈成寸把宽的长条,横着绑在主架上,间隔四五寸。骨架做好了,把黄泥巴搅烂,加进稻草捞匀。一滚一滚耙起来,糊上去,把木骨架全包起来。十几个大劳力,一天能做好一堵墙。我家隔壁的窗,就是在两条横竹片间,凿去泥巴做成的,不大均匀的小四方眼,只能通一只小碗。
        开这一小窗有何用途?显然不是因为我胆小。大人们也不知道我会用它来打发内心的恐惧。我发现,这个小窗子,除了大人们不时相互通话外,还有一个对我来说十分值得期待的用处。
    那时候,农村生活很穷,缺衣少食,平时是吃不上肉的,只有逢年过节,或者有客人来,才可以占点点荤,常年馋得要命??腿死戳?,不,只有亲娘舅来了,大人们才想方设法弄回一只鸭来款待。本地鸭也只有两斤多,不会超过三斤。宰了煮熟,切开。剪下头、颈、飞腿、跑腿和屁股,把鸭身破为二,每一半只能分为四块肉。所以大人们说“鸡鸭八块”。杀一只鸡或者一只鸭,是我们农家当时最高的接待标准,但是主客一席,每人也仅仅得到一块肉!尽管如此,我们隔壁两家,不管哪家有肉吃,总是分一些给对家。一两块肉,一个把腿,通过那小窗口,从这边递到那边,或者从那边递到这一边。每当隔壁有异样的动静,到了开饭的时间,我总是垂下三尺馋涎,鼓圆着眼睛,注视着那小小的窗口。当然,我从来没有失望,尽管肉少一点,我们兄妹几个总能分到一小口。啊,好美的事情!现在想来,仍然回味无穷!
        现如今,老房子早就卖了,小窗也没有了。我来到城里居住,那泥墙上不大均匀的小四方窗,变成了铁皮门上的圆圆的小洞眼。显然是不能用它互递吃的了,只能通过它,小心翼翼地窥探对方的动静。偶尔在楼道间不期而遇,楼道又小,两人大腹便便,只好则着身子通过。这时,我本能地轻轻地哽一下,声音小得我自己都听不大清楚。接着微微叩叩首。我想,这是我在向隔壁主人打招呼。像是在试探,想让他明白我在向他打招呼,但又不敢很明显,生怕对方不理睬,那有多难堪!显然,对方没有理会,也不知道他听不听到我的哽声。只见他则身埋头走他的道。他肯定没看见我叩首示意。
        这是我和我现在的隔壁。好想念,好想念小时侯的邻居!

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吴世俊2018.1于环江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河池网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文艺休闲

    文艺休闲

    关注 (9)

    请添加对本版块的简短描述
    1今日 234主题

    论坛聚焦

     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
      快速回复 速8娱乐 返回列表
      大优娱乐 |